雷泉真、真泉、雙王

愛泉嵐愛到無法自拔
Leo司、凜緒、敬英、零晃、日裕

《泉嵐》花樓頭牌

發了兩次圖都被屏蔽...估計發文字也不行吧(
第一次用微博連結,收評論裡,如果不能用我也沒辦法了_(:з」∠)_
有大量(?)私設注意#

《泉嵐》發燒

懶得複製貼上所以放圖(抹臉

《泉嵐》當死神遇上女神

標題亂打的(呃
腦洞來自 @推定陥穽 太太超美的圖😭😭
寫不出他們的萬分之一好啊......
死神瀨名泉x穿著維納斯話劇服的姐姐(幹
姐姐是維納斯女神!!!!!
啊還有泉總生日快樂(棒讀)

#幼稚園文筆
#ooc嚴重注意
#劇情看不懂沒關係因為我也看不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又來了。
瀨名泉對於自己死神的工作感到厭倦,他百般無聊的看著眼前的螢幕,收件夾有個紅點礙眼的閃在那,代表自己又得出門收割靈魂了。
他嘖了一聲,便認命的拿起鐮刀離開家門。

「這......」他瞪大了眼看著眼前沉在水裡的人兒,金髮在水中飄動,維納斯的服裝和精緻的臉非常相襯,綠色的桂冠花圈安穩的躺在他頭上,雙眼緊閉著,那對眼皮底下一定有著美麗的眼眸吧。
瀨名泉當死神當了幾百年,這是他第一次為了一個人的美貌而愣住,甚至差點忘了自己的目的。
他上前摟住對方,那人依舊沒有回應,他竟然產生了一個念頭。
他收起自己的鐮刀,打橫抱起對方,念了一串咒語便回到家門口。
進門後,人兒的衣服神奇的變乾了,畢竟這裡是陰陽的交界處,不會將死前的狀態帶到這來。
他將那孩子輕輕放在床上、蓋上被子,想了想,又把棉被拉高了些,換好衣服後便坐在一旁便拿起書翻閱。
過了一陣子,睡意也慢慢升上來,床上雖躺了一個人,但自己本來買的就是加大雙人床,沒想太多就躺下了。
那人的呼吸已經平穩了,表情非常柔和,細膩的吐息落在瀨名泉臉上,這讓他很不合時宜的想到了一些事,趕緊閉上了眼,就怕再想下去連小睡片刻的時間都沒有了。

不過事實證明,睡在床上的確不是什麼好選擇。
叫醒他的不是鬧鐘,而是一聲媲美海豚音的尖叫。

瀨名泉不耐的張開眼,他這人本來就有起床氣,看著把他吵醒的罪魁禍首,坐在他身邊支支吾吾的講不出話。
「你你你是誰!人家怎麼會在你床上!你是不是對人家做了什麼!不要啊人家可是還沒被污染過的少女啊......」
「鳴くん吵死了,自己看看你我身上的衣服,而且你腰也不會痛吧?還是要我讓你體驗一次?」瀨名泉自顧自的講起話,眼神冷冽的盯著對方。
「你、你怎麼知道人家的名字......」
「哼,一個死神連自己獵物的名字都不知道還叫什麼死神?」眼前這人叫鳴上嵐,如果以自己停止成長時的時間來算,如果以自己停止成長時的時間來算,大概和自己差了一歲吧,話劇結束後一人在公演的地方散步,看見湖便自己跳進去了。
大概也是什麼生活不順吧,看多就覺得沒什麼了。
「死、死神?」眼前這人看起來非常不信,瀨名泉便把來龍去脈說給對方聽。

「這、這樣啊......」
「你想投胎也無所謂,還不到24小時,還有反悔的機會,擅自決定把你帶回......」還沒說完,鳴上嵐就打斷了瀨名泉要說的話。
「人家能留在這裡嗎?」
「......哈啊?」這句話倒是讓瀨名泉愣住了,「要是你決定留在這裡就沒辦法再離開了,也沒辦法投胎,只能永遠跟著我啊?」到了這空間,時間就是靜止的,沒有所謂的一輩子,只有不見止境的永遠。
「人家知道呀!一個人一定很孤單吧?所以你才會想把人家帶回來,不是嗎?」

是這樣嗎?
原來我很孤單嗎?

「......鳴くん,你確定?」
「嗯!確定!」
「......這樣啊。」
「有什麼不滿嗎!真是的,而且你也還沒告訴人家你的名字呢!」
「......瀨名泉。」
「知道了!那就請多指教啦——泉ちゃん♪」

之後的故事很長很長,兩人理所當然的發展成了戀人。
只是偶爾老闆排給瀨名泉做事的時間,沒辦法是晚上就是了。

《泉嵐》無題

看到日服新活動,直接被雷爆,還哭了一陣子
想說服自己所以有了這篇文
臨時產物,很短,但無論如何都想快點po出來
這裡改了設定,看完應該大家都知道公司指誰了,設定是夢之咲畢業後全體在公司工作,這次活動是一場有劇情的拍攝

#幼稚園文筆
#ooc嚴重注意
#同居戀人設定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卡,結束,各位辛苦了。」
「辛苦了。」瀨名泉向工作人員微點頭示意,也向對面的學弟點了頭,便轉身離開片場。
「鳴くん?」瀨名泉走回休息室,應該坐在沙發上的戀人卻沒了蹤影,四處翻找,最後發現他躲在角落用毛毯蓋住自己。
「我說你啊,現在可是秋天,越來越冷了,靠著牆壁很容易著涼。」他把手伸到鳴上嵐眼前,對方卻沒有搭理他。
「你啊……又怎麼了?」
「……」
「鳴くん再不理我我晚上操死你。」
「……劇本。」鳴上嵐依舊沒抬起頭,瀨名泉這才發現本被他收在抽屜裡的劇本安安穩穩地躺在桌上。
「……你看了?」
鳴上嵐沒有回話。
「啊……真是的,就是知道你會難過才不跟你說的。」瀨名泉沒有繼續責怪對方,揉了揉他的頭頂,「你也不是不知道,公司總愛搞這種事,而且我們倆都公開了鳴くん你怕什麼?」
「話又不能那樣說……」鳴上嵐嘟囔,「這次講了七個字啊,有進步。」瀨名泉絲毫不受影響,繼續說著,「那鳴くん能不能大發慈悲告訴我,怎麼了?」
「……泉ちゃん。」
「嗯?」
「喜歡人家嗎?」
「我愛你。」聽到這句的鳴上嵐眼眶都快泛淚了,以為對方只會「為什麼問這個?」、「嗯」的含糊帶過。
不過也正因為是這種時候吧,對方應該也想到了。
「人家最愛泉ちゃん了喔。」
「我知道。」
「所以……」他終於抬頭,眼淚在眼眶裡打轉,「不要……丟下人家……」話還沒說完眼淚就滾下來了,瀨名泉將對方抱進懷裡,輕輕拍著他的頭、他的背,吻著他的金髮。
「我不會的,一輩子都只會愛你一個。」他知道對方的不安,更何況這次對戲的那個人還是遊木真。
當初劇本發下來時他是拒絕演出的,但公司高層總有辦法讓他聽話。
公司在乎的只有錢。
要是他拒接,公司依然能賺錢,只是少了些,但他卻會因此丟了工作,沒辦法讓鳴上嵐安心,也沒辦法時時刻刻顧著對方。
他只能咬牙接了下來,事先和對方講了「這個案子和遊木真一起,一結束我就會回來,你不要想太多。」
他發揮了近乎完美的演技,拍攝時間整整快了半個小時,一結束他也立刻趕回戀人身邊。
感覺到胸口的呼吸漸漸平穩,他讓戀人的臉看向自己,「好一點了?」
「嗯……」
「真是的,看你哭成這樣要死不活的。」瀨名泉伸手抽了幾張面紙,仔細的擦拭對方的臉。
「還不是泉…..唔。」還沒說出口的話被嘴堵住,這種方式瀨名泉百試不爽。
「回家?」最簡單的話最容易打動人心,鳴上嵐感到心跳漏了一拍,胡亂點了點頭。

所以你猜,晚上瀨名泉有沒有操死鳴上嵐?

《泉嵐》墳前的第一次告白

懶得複製貼上就截圖了(...
久違的發刀+浮出水面(x

《泉嵐》要做嗎?

FB泉嵐社團的活動( 混個更(欸
因為感覺那個題目是台語當標題怪怪的所以翻成中文了(更變態
終於一點點一點點時間拼起來寫完了幸好趕得上QAQ
爛尾注意(整篇都是爛的

#幼稚園文筆
#ooc嚴重注意
#同居戀人設定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鳴上嵐覺得今天很不尋常。
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,平凡的上了課、Knights做了些練習、和瀨名泉一起回到租屋處,吃了飯洗了澡,現在鳴上嵐靠在瀨名泉肩上,前者在翻著時尚雜誌、後者則在閱讀小說的最後幾頁。
雖然鳴上嵐完全沒有把心思放在雜誌上。
過度的平凡反而讓他靜不下心,時不時瞄向戀人,瀨名泉戴著眼鏡,專注在手上的推理小說。
……
泉ちゃん好帥……
不對!那個不是重點!!!
鳴上嵐趕緊撇過頭,將雜誌又提高了點,就怕對方察覺到自己的不對勁。
又保持這個姿勢一會兒後,瀨名泉終於闔上書,將眼鏡拿下,拿起桌上久久沒動的水抿了一口。
「鳴くん。」
「有、有!」
「來一下。」瀨名泉站起身,伸出手要對方牽上,鳴上嵐愣了一下,才輕輕握住他的手。
瀨名泉牽著鳴上嵐來到陽台,晚上的微風比起白天涼爽許多,天空中只有幾朵雲飄著,月亮高高掛在天的另一側。
輕柔的風撫過鳴上嵐的金髮,剛才緊張的心也跟著放鬆下來了,他再次靠在瀨名泉肩上,極溫柔地看著整片星空。
「今天天氣很好呢,鳴くん。」
「嗯。」
「也沒什麼雲,能看到這麼多星星真難得。」
「嗯。」
「要不要做?」
「嗯。」
……
诶?
「等、等一下!!!泉ちゃん你跳話題也跳太遠了!『做』什麼的,難道……」鳴上嵐立刻離開瀨名泉,不斷向後退直到輕撞上身後的牆壁。
「還會有別的意思嗎?當然是和鳴くん回房間做那些事了。」瀨名泉不急不徐地走上前,輕輕托住對方下顎,「嘛,如果鳴くん想在這裡做我也無所謂就是了 ♪」
「才不要!絕對不要!!!」鳴上嵐終於察覺到他覺得不尋常的原因。
鳴上嵐和瀨名泉雖然還是學生,個人和團體還是會接些拍攝工作,這幾天的行程被各家雜誌拍攝和Knights的練習排滿了,再加上昨天剛結束的夢幻祭,兩人這兩星期來天天回到家都已經晚上十點多,整天疲勞的他們也自然沒有時間歡愛。
這對瀨名泉來說可是一大折磨,要不是顧及戀人的身體,他可想每天都好好撫摸對方身體,更何況整整半個月沒有做愛,他都覺得自己快悶壞了。
於是瀨名泉今天乾脆提早結束練習,鳴上嵐也沒有多想便勾上自己的手,兩人在朔間凜月一臉壞笑的目送下出了練習室。
他也知道鳴上嵐察覺到不對勁,一直偷瞄自己的眼神很是可愛,於是他乾脆蓋上書本提早實行計畫。

鳴くん的反應真是太有趣了 ♪

「那就是同意回房間做了吧?」瀨名泉橫抱起鳴上嵐,將額頭靠在對方的額頭上,「忍了那麼久,鳴くん難道完全不想做嗎?」
「那、那怎麼可能啊……」鳴上嵐撇頭,雖然沒有瀨名泉那麼誇張,但他還是有性*慾的,半個月沒被對方碰,要說完全不想做是不可能的。
「那就是可以吧?」瀨名泉愉悅地笑了笑,往房間的方向走去。
「等、泉……」
沒說出來的話就這麼消失在曖昧的氣息裡,為兩人的漫漫長夜拉開序幕。

《泉嵐》娃娃

FB的泉嵐社團活動www超級短的啦(ゝ∀・)(幹
暑假有時間寫文了欸嘿❤
才怪我之後又要忙了QAQ
好不容易有一篇放的上來的(
其他都是車_(:з」∠)_

#幼稚園文筆
#ooc嚴重注意
#同居戀人設定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鳴くん,這是什麼?」剛結束將近一星期的拍攝工作,從外地回到家的瀨名泉,回到家本想進房換個衣服,卻看見戀人悠閒的趴在床上看雜誌。
應該說,在娃娃堆中看雜誌。
「是娃娃呀,對了泉ちゃん,晚餐叫外賣好不?」鳴上嵐沒有將視線移開,看得很是入迷。
「不准,你懶得煮的話我去煮。」瀨名泉放下背包,將戀人手上的雜誌搶走,「然後我當然知道這是娃娃,但是現在是怎樣你倒是說說啊?」King-size的雙人床中間躺著鳴上嵐,其餘的空間被各式各樣的玩偶填滿,甚至靠窗的那半邊房間都被玩偶佔去,「我睡覺的地方呢?」
「誰叫泉ちゃん都不在……人家很寂寞嘛,就把家裡的娃娃全部集中在一起了。」即使時間不算長,對鳴上嵐來說卻很不習慣,為了彌補戀人不在的空虛,他這幾天都穿著瀨名泉的睡衣、抱著他的枕頭,在滿床的玩偶陪伴下睡覺。
「是嗎?不過我都回來了,鳴くん是不是該把我的位置還給我了?」瀨名泉換好居家服,拿起一隻小狗娃娃,正打算轉身拿回客廳放,卻被戀人往後拉。
「等一下啦!汪ちゃん不是放在客廳的!」
瀨名泉似乎聽見理智線斷裂的聲音。
「……你還給它們取了名字?」
「因為晚上很無聊嘛……泉ちゃん這幾天又不准人家接晚上的工作。」
「……鳴くん。」
「在。」
「要是我晚餐煮好,這幾十隻東西還在床上,今晚你就別想睡了。」瀨名泉微笑,將小狗玩偶放在一臉呆滯的戀人頭上後便轉身往廚房走去。
「等、等一下!泉ちゃん每次做菜都超級快的!明天還有工作啦!」鳴上嵐呆了兩、三秒後終於回過神,匆匆忙忙地站起身,走進走出擺放玩偶。

「はい──時間到,鳴くん果然是好孩子呢?有心還是做得到嘛 ♪」看著攤在餐桌上的鳴上嵐,瀨名泉滿意地笑著,將最後一道菜端上桌。
「泉ちゃん這個魔鬼……走來走去的很累啊……!」鳴上嵐不滿的抬起頭,卻在看見精緻的晚餐時瞬間消氣了。
瀨名泉做的蛋包飯雖然份量比較少,看起來卻格外可愛,清爽的沙拉淋上他特製的低脂沙拉醬,再搭上一杯幫助消化的優酪乳,健康卻不會讓人感到沒胃口。
「今天可是破例,看在鳴くん很努力的份上,這盤炸雞塊就當作你的獎勵了?」瀨名泉將一盤炸雞塊遞到鳴上嵐面前,那人更是開心地跳起來抱住自己,「謝謝泉ちゃん!人家最──喜歡你了!」
「是是是,你肚子餓了吧,快吃吧?」他伸手回抱住鳴上嵐,輕拍了拍對方肩膀。
「嗯!啊,還有啊,泉ちゃん。」
「嗯?」
「歡迎回家。」鳴上嵐笑得很甜,給了瀨名泉一個蜻蜓點水的吻。
瀨名泉微笑,吻了回去。
「我回來了。」

《泉嵐》Would you marry me?

好久沒有在lof發文(
全部都是車也發不上來(
新卡腦洞_(´ཀ`」 ∠)__

#幼稚園文筆
#ooc嚴重注意
#同居戀人設定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穿上廠商提供的衣物及裝飾、朝鏡頭露出最適合此刻的表情。
喀擦。

「完美!不愧是瀨名くん。」
「您過獎了,我只是希望給粉絲們最好的一面。」瀨名泉傾頭,露出那足以擊中千萬個女孩子的心的商業笑容,猶如從畫裡走出來那樣令人心動。
「那麼今天就到這裡吧,我們接下來去拍攝羽風くん的照片。」攝影師再次檢查了手裡的相機滿意的點了點頭,便引領著大眾往另一頭走。
「今天辛苦各位了。」瀨名泉微敬了禮,側頭便見到一抹金色的身影。

陽光輕灑在那人臉上,金髮與紫瞳遙相呼應,正滿心期待地看向自己這裡。
他總是這樣,將世界的光輝都據為己有,卻又那麼令人信服。
「鳴くん。」瀨名泉輕喚了聲戀人的名字,他便展開笑顏往自己跑來。
「泉ちゃん工作結束了?辛苦了呀。」鳴上嵐上下打量著瀨名泉身上尚未換下的衣服,微笑的嘴角和臉上的紅暈吸引著對方注意,本人卻絲毫沒有發覺,「白西裝穿在泉ちゃん身上也好帥呀──真好──就像真正的新郎一樣呢!」
「嘛、都差不多吧?」瀨名泉撇了頭,想掩飾自己因戀人而臉紅的臉頰,對方也理所當然地認為『因為天氣太熱了又穿長袖,才會無法控制的臉紅了。』
畢竟瀨名泉這人本來就不耐熱。
「才不呢!泉ちゃん是真的很帥氣唷!人家也好想當六月新娘啊──真好。」鳴上嵐更靠近了對方一些,為那人脫下白色外套,「不過果然還是沒辦法呢?泉ちゃん很熱吧?快去把這身衣服換下來吧?」
瀨名泉即使因對方的靠近而差點亂了陣腳,卻沒漏掉那人眼中閃過的低落。
他正是這麼的了解鳴上嵐。

現實是殘酷的。

鳴上嵐擁有的很多,善解人意的個性、如維納斯般的美貌、優越的人際關係,這些卻都成全不了他的夢。
鳴上嵐是個很可愛的孩子,也同樣喜歡著可愛的事物。
他們曾無數次一同走過那個路口,鳴上嵐無一次不望著櫥窗內的婚紗駐足,卻又裝作沒事的跟上瀨名泉的腳步。

現實是殘酷的。

鳴上嵐想成為六月新娘這件事,絕對沒有半點作假。
但現實不允許他這樣做。
社會的刻板印象牢牢的將他禁錮,語氣總是遭他人側眼,他卻只將所有苦吞進自己心底。
只有他,只有瀨名泉能讓這樣的鳴上嵐依靠。

「鳴くん。」他再次輕聲喚了對方名字。
「嗯?怎麼了嗎?泉……」突如其來的吻讓鳴上嵐瞪大了那雙清澈的紫瞳,那是個綿長而甜蜜的吻,鬆開後瀨名泉抱著戀人、將臉埋在頸窩竊取著他身上的氣息。
「泉ちゃん……!這裡很多人……」
「那又怎麼樣?」瀨名泉的藍眸深邃的像是要把鳴上嵐吸進去一樣,極為認真的望著眼前的人兒。
「鳴くん。」他牽起鳴上嵐的手,在上頭留下一個柔柔的、蜻蜓點水般的吻。
「嫁給我。」

撲通。

鳴上嵐的心跳好像漏了一拍。
他一直以來都將痛苦埋在心底,即使因此被瀨名泉訓斥過,卻仍然改不掉這個壞習慣。

「想穿著純白的婚紗,和一同攜手走過的戀人步入禮堂。」

這是每個青春期的少女都幻想過的事。
鳴上嵐也不例外,每當經過轉角那間婚紗店,他總是忍不住停下腳步。
那個夢裡的瀨名泉身穿白色西裝,伸手等著他的到來,兩人一起走到神父面前,許下誓言後在親友們的見證下正式結為連理。
紅色的地毯和盡頭的禮車,敲響的教堂鐘聲與振翅高飛的和平鴿,一切都是那麼美好愜意。
然而鐘聲愕然停止,鳴上嵐從夢中驚醒,看著身旁熟睡的戀人輕輕靠了上去,對方似乎反射的轉過身抱緊了自己。
方才夢裡的情節,都是以「少女」的角度去發想的。
只要鳴上嵐還是男兒身的一天,他就沒辦法像夢裡那樣套上那身潔白。
他已經準備好隨時被瀨名泉帶進戶政事務所領證結婚的準備,卻沒想到那人正穿著西裝向自己求婚,光這點就足以令他感動一輩子。
「泉ちゃん……人家可是男孩子唷,用『嫁』這個字是不是不太適當呢?」
「誰在乎那種東西。」瀨名泉輕彈了下對方額頭,然後安撫似的在上頭落下一吻。
「不管什麼樣子的你都是我的,鳴くん只要專心做自己就好了。」他輕撫過那快掉下眼淚的雙眸,「如果鳴くん想穿婚紗,那結婚典禮上就穿婚紗,鳴くん想怎麼做就怎麼做,誰有意見我揍誰。」
「泉ちゃん不可以那麼暴力啦,真是的。」
「可鳴くん怎麼一副快哭的樣子呢?」他將對方的臉埋向自己肩膀,如料想的感受到了水分沾濕了他的肩。
「乖孩子,辛苦你了。」他在鳴上嵐耳邊低語,輕輕將準備好的戒指套進對方左手的無名指,「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事,我都不會離開你。」
「……說定了。」鳴上嵐終於抬起頭來,環抱著戀人望向對方。
「啊啊,說定了。」他伸手抹去掛在臉頰上的淚,吻上了鳴上嵐的唇瓣。

至於隔天夢之咲日報的頭版是瀨名泉和鳴上嵐的接吻畫面、被張貼在公布欄上引起騷動什麼的,都已經是後話了。
「真是的!就說很多人了嘛!」
「……鳴くん吵死了。」

《泉嵐》姐姐生賀

姐姐生快嗚嗚
一個小時內飆完超短文(ㄍ
附上超迷你泉嵐祭壇(?
遇見這麼好的你我真的很開心♡
愛上你、愛上泉嵐我真的一點也不後悔♡

#幼稚園文筆
#ooc嚴重注意
#同居戀人設定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瀨名泉很苦惱。
再過幾個小時就是鳴上嵐的生日了,今天對方的工作時間比較長,讓他有充足的時間布置家裡,接鳴上嵐回家的時間也差不多是12點,讓他能流暢進行一切。
他在苦惱,該怎麼對鳴上嵐說出「那句話」。
兩人還在夢之咲的時候就在一起了,如今八年已過,「那句話」遲早該說出口的。
但是以瀨名泉這種個性,怎麼說得出口呢?
這當然不代表他不想和鳴上嵐結為連理,只是他就連現在對著空氣講話都會緊張了,更何況等等面對本人?
「啊啊!真是超──煩人!」他忍不住抱怨道,時間也差不多了,只好起身離開家。

/

「人家回來──等、泉ちゃん幹嘛摀住人家眼睛啦!」鳴上嵐打開家門,卻被瀨名泉從身後蒙上了塊黑布,很是不滿。
「少囉嗦,忍一下。」
瀨名泉領著鳴上嵐脫下鞋子、走進房間,才把束縛著對方眼睛的布條拿掉。
「唔……這是什麼……」眼前的地板上,夜燈擺成了愛心形狀,中間放著一個精緻的提袋和蛋糕,房間裡滿滿的氣球,牆上還貼著「Happy Birthday」的字樣。
「那啥……因為怕蠟燭起火所以換成夜燈了,生日快樂。」這不是瀨名泉第一次幫鳴上嵐慶祝生日,卻因為額外的事讓他也不禁結巴。
「嗯……謝謝你,泉ちゃん。」鳴上嵐轉身,開心的抱上戀人,輕吻著對方臉頰。
「還有、那個……」瀨名泉從口袋裡掏出方型的小盒子,在戀人面前打開,戒指折射著微微光輝。
「欸、這個是?」
「鳴くん。」瀨名泉深吸一口氣,用極為認真的眼神看向對方。
「嫁給我。」
──空氣似乎瞬間凝結了。
「啊哈哈……不是疑問句,而是肯定句啊?」
「難道鳴くん要拒絕我?」
「不是不是!怎麼可能!」鳴上嵐急忙辯解,「人家只是……太高興了……」
「那就好。」瀨名泉抓起鳴上嵐左手為他戴上,動作是那麼溫柔。
「這樣你就沒辦法離開我了。」瀨名泉輕笑,將戀人擁入懷裡。
「人家早就離不開泉ちゃん了!」
「是是──」瀨名泉吻上對方唇瓣,將額頭靠上對方的,「我愛你,鳴くん。」
「唔……人家也是。」他將手環上對方後背,「人家、最最最愛泉ちゃん了。」語畢,他便鑽進對方懷裡。

「那麼──」瀨名泉壞笑,一手探進對方衣內,「該來辦正事了?」
「诶?」
他靠近鳴上嵐耳畔,輕聲說道。

「洞、房、花、燭、夜 ♪」

看來這個夜晚還很長很長呢。

《泉嵐》吃醋

好久沒在lof更文(
也有想過乾脆直接當吃瓜群眾ㄌ(
是說有另一篇ABO設定的破三輪車太太們想看可私(?
這裡把QQ刪掉了_(:з」∠)_

#幼稚園文筆
#ooc嚴重注意
#同居戀人設定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瀨名泉的心情非常差。
幾天前,同居的戀人問了自己週末的安排,希望自己能陪他去商場逛街。
很久沒約會的瀨名泉自然是非常想答應,卻有模特的拍攝工作只好作罷,雖然鳴上嵐貼心的安慰了對方,說著「下次再去就好了。」、「回來還是能陪泉ちゃん的。」,瀨名泉還是感到非常不滿。
──所以說現在這個狀況,到底是怎麼回事啊!
提早結束工作的他來到商場,想給鳴上嵐一個驚喜,卻看見戀人和另一個傢伙有說有笑的經過,還一起走進了一家咖啡廳。
那傢伙是跟齋宫同組合的……為什麼鳴くん會和那個小鬼在一起啊!還笑的那麼開心,是花痴嗎?
瀨名泉對著空氣不斷碎念,那兩人卻從咖啡廳走了出來。
「真是、超──煩人的啊!」

於是,瀨名泉就這樣跟在他們倆後頭整整兩個小時。

「今天真的很開心呢──みかちゃん我們下次再約吧 ♪」
「嗯──诶,那個人,是和老師同班的?」
「嗯?」鳴上嵐轉頭一看,發現戀人就站在自己正後方。
「唔哇!泉、泉ちゃん,你怎麼在這……」
「……」瀨名泉一句話也沒說,就這樣拉著鳴上嵐離開。
「等、等等,みかちゃん、抱歉吶。」

一路上瀨名泉就只是拉著對方走,直到到了停車場,鳴上嵐才開口問:「那個、泉ちゃん不是有工作嗎?怎麼在這?」
聽到這番話的瀨名泉心情變得更差了。
『我是抓到了偷情的老婆嗎?這口氣不擺明了不希望我在這?』他心想,說出來的話卻是:「……工作提早結束。」
所以說,口是心非這毛病真的很困擾。
「那泉ちゃん可以回家休息呀──怎麼特別跑來商場找人家呢?」
『為了你趕完工作的我回家幹什麼啊!』瀨名泉緊咬下唇,沒有回頭看對方:「怎麼?我不能來找你嗎?還是打擾了你和『みかちゃん』很困擾?」
「人家不是那個意思……泉ちゃん你到底怎麼了……」
「我?我好的很,不過我下次會直接回去的,打擾了你和『みかちゃん』真是不好意思啊,你以後要玩多晚都可以,不用跟我說了。」
鳴上嵐沒有回話,異常的沉默讓瀨名泉冷靜了下來。
『該死,好像說過頭了。』
「泉ちゃん……對不起,人家不會再這樣了,所以不要說那種話好不好……」看見戀人用手摀住了雙眼,瀨名泉也有點慌張了。
──不,不是想讓他露出這種表情的。
「……對不起,說過頭了。」瀨名泉輕輕摸了摸戀人的頭,一手覆在對方臉上。
「泉ちゃん是吃醋了……?」鳴上嵐依然沒有將手放下,輕聲問道。
「哈啊?我?怎麼可──」
「泉ちゃん這分明就是吃了みかちゃん的醋……」
「……對啦怎樣,你有意見啊?」坦白的瀨名泉不禁臉紅,將頭側向一邊。
「啊啊──果然吃醋的泉ちゃん好可愛 ♪」鳴上嵐放下手,彷彿剛才的傷心都不曾發生過。
「喂、你──」
「嘛──一個人跟在後面還一直盯著人家看,不發現也很難嘛── ♪」
「……」
「诶?泉ちゃん,這次不會真的生氣了吧?」
瀨名泉沒有說話,一手將鳴上嵐抓上摩托車。
「敢捉弄我的下場,你應該知道的吧?鳴くん ♪」瀨名泉微笑,在鳴上嵐眼裡卻再可怕不過。
他轉頭在對方耳邊低語,油門一催便往家裡方向騎去。

「今天晚上你別想睡了。」